梁锦松:“伏明霞的丈夫”是我最喜欢的标题

梁锦松人物/受访者提供梁锦松:看好内地高端医疗记者/赵一伟和王全保。《中国新闻周刊》915期经过一年多的谈判和研究,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NFC)收购中国第一家外资民营医院和联合医疗集团的计划终于敲定,总收购对价约为13亿美元。

此前,7月30日,上市投资平台新丰天宇公司宣布已与联合家庭医疗集团签署最终收购协议。

根据协议,新丰天宇将从TPG(德克萨斯太平洋投资集团)和复星制药等现有股东手中收购联合家族。

交易完成后,持有联合家族集团大量100%股份的新丰天宇公司将更名为“新前线健康公司(NFH),并继续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

新丰天宇公司董事长梁锦松(Antony Leung)担任新丰医疗集团董事长,联合家族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碧菁担任首席执行官。

这意味着5年前私有化并从纳斯达克退市的联合家庭医疗集团(United family medical group)已经重返美国股市,市值约为14.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9亿元)。

在中国高端民营医疗市场,联合家族已经是一个大品牌。

联合家庭集团自22年前成立以来,已在中国4个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拥有9家医院(包括2家在建医院)和14家诊所,2019年预计营业收入为25亿元。

联合家庭医疗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碧菁(Li Bijing)是一名在中国生活了40年的美国犹太人。1997年,他创建并领导了联合家庭集团的运作。

关于收购的考虑,李碧菁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此时上市的目的不是融资,资本化只是一种工具和方法,双方的合作源于对中国民营医疗市场前景的一致判断。

“中国的医疗需求,特别是高端医疗需求正在增加,我们都希望抓住这个绝佳的机会。

“本次交易的收购方新丰天宇公司是新丰天宇集团旗下的战略收购公司。

去年6月,NFC登陆纽约交易所,成为第一家上市的非美国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ecialPurposeAcquisitionCompany,简称SPAC),上市后的任务即为寻找高成长发展前景的非上市公司与其合并。去年6月,NFC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成为第一家非美国上市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上市后的任务是寻找并合并具有高增长和发展前景的非上市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新丰天宇集团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梁锦松(Antony Leung)被称为“财政司司长”,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财政司司长、黑石集团大中华区董事长。他目前是香港房地产公司南丰集团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吴启南和梁锦松是黑石集团的同事。

联合家庭医院治疗站。

图/被申请人提供新丰天宇集团在收购联合家庭之前已经拥有多个医疗品牌。

投资集团成立于2016年,专注于中国新经济的投资,包括医疗、科技和教育,近年来加快了民营医疗市场的布局。

“中国医疗市场前景非常好,可谓千载难逢。

梁锦松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独家采访时认为,联合家族已经积累了医疗品牌、声誉和管理经验。新丰天宇在医疗领域也有投资经验和管理能力。新丰天宇与联合家族的合作可以优势互补,在民营医疗市场的竞争中形成资源的协同效应。

“内地高端民营医疗将成为高增长产业”中国新闻周刊:新丰天宇集团将以“现金+股票”的方式从TPG、复星制药等前股东手中收购联合家族。

这次收购的具体背景和过程是什么?梁锦松:新丰天宇长期关注医疗领域,近年来在医疗领域积累了一些经验。

我们一直认为内地的医疗前景广阔。

2018年6月29日,新丰天宇集团旗下战略收购公司新丰天宇公司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首次公开发行和远期购买协议筹集的资金总额为4.78亿美元,用于国内购买医疗、科技、教育等新经济领域的优质资产。

公司成立后,当我们联系一些私募股权、私募股权投资机构(PE)时,我们了解到联合家族是一个非常好的品牌,并获得了独家研究项目的权利。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们非常高兴能够成功地走到这一步。

许多年前,联合家庭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

2004年,我在北京呆了几个月。有一次,我妻子(伏明霞)感冒了,去了联合家庭医院治疗。整个治疗经验非常好。因此,自那时以来,我们一直非常重视联合家庭。

经过22年的发展,联合家庭(United Family)在中国高端民营医疗领域已经非常知名。

如今,联合家庭拥有9家医院(包括2家在建)和14家诊所,主要分布在中国的4个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在高端人群中拥有非常好的品牌形象和口碑。

因此,我们对一个统一家庭的前景非常乐观。

另一方面,近年来,新丰天宇在医疗领域积累了一定的投资经验和运营管理能力。

去年12月,我们在深圳市中心福田区购买了一块土地和一栋大型建筑,总面积为64,000平方米。我们计划建造和运营一家由联合家庭运营的大型国际综合医院。

结果,没有进入深圳的联合家庭完成了中国一线城市医院的布局。

联合家族积累了医疗品牌、声誉和管理经验。新丰天宇拥有医疗领域的投资经验和管理能力,熟悉资本市场的运作。

总的来说,我认为双方可以相辅相成,在资源上形成合力。

从总体环境来看,我们对中国的医疗前景非常乐观。我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方面,中国的老龄化已经达到近一千年来的最高水平,而且这种情况在未来仍将非常严重。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人均收入将会增加,对优质医疗服务的需求将会增加。

另一方面,中国的医疗供给与国际标准仍有很大差距。

从医生在人口中的比例来看,中国每1000人中只有1.7名医生,其中约40%没有学士学位。基于学士学位,中国的这一比例仅略高于1,甚至接近印度,每1000人中只有0.7名医生。

然而,在发达国家和地区,平均数字是3.3。

从护士在人口中的比例来看,中国每1000人中有2.2名护士,香港有6.9名,英国有7.9名,美国有11.2名。

因此,就医务人员比例而言,中国与国际标准的差距仍然很大。

此外,中国的医疗保健发展迅速。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的年医疗支出平均增长了18%,而美国的年医疗支出为4.6%。

在过去五年里,私人医疗保健平均增长了25%,并保持了高增长率。

从长远来看,我们对国内医疗市场的前景非常乐观,特别是高端民营医疗服务将是一个高增长的行业。

中国新闻周刊:除了联合家庭集团,新丰天宇有没有视察和购买其他医疗项目?如何判断未来的市场前景?梁锦松:目前,联合家庭是最好的质量项目。目前,没有其他项目的收购计划。

在我们宣布收购联合家庭后,许多国内的医学朋友希望与我们有联系和合作。

我们还研究了其他项目,未来可能会有其他合并和收购。

在短期内,我们的重点是发展一个和谐的家庭。我们希望双方能一起做得更好。

中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这四个一线城市都有大约2000万人口。国内对医疗保健的需求很大。对高端医疗保健的需求甚至更大,机会也很多。

在现阶段,我们的市场份额仍然很小,开发空非常大。

“香港民营医疗管理的经验可以借鉴”中国新闻周刊:新丰天宇选择公共医疗领域。您如何考虑潜在的政策风险和行业风险?梁锦松:医疗是民生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我还对医疗保健领域的政策和行业有所了解。

在香港担任政府官员期间,我参与了香港的教育改革。教育也是民生的重要课题之一。

在香港,政府提供基本医疗保健和教育,将高端医疗保健和教育留给市场,让合格的私营机构向有需要的人提供更好的服务。

从这个角度来看,医疗和教育在某些方面是相似的。

在香港,我们正在考虑私人医疗市场。

一方面,满足高端客户的医疗需求;另一方面,它促进私人医疗保健和公共医疗保健之间的互补性,通过市场竞争提供经验,相互学习,相互学习。

在香港,绝大部分医疗服务是公营的,但与此同时,私营医疗服务发展良好,共同构成一个非常优秀的医疗体系。

过去几年,香港的医疗制度是世界上最有效的,香港的预期寿命也是世界上最高的。

在内地,国家也希望民营医疗有更大的发展,完善医疗市场体系。

一方面,国家出台了许多政策,鼓励私营企业和外资经营医疗服务,鼓励多点执业和分级医疗服务,帮助国家实现医疗改革。我们目前的选择也是对国家政策的回应。另一方面,现有的公共卫生保健系统可能无法完全满足高端人口的需求,需要得到私营医疗机构的补充。

《中国新闻周刊》:从香港与内地经济互利的角度来看,新丰天宇与联合家族合作的典型意义是什么?梁锦松:虽然香港和内地有不同的行政制度,但市民的医疗需求有很多相似之处。

总的来说,我们要强调关爱医疗的重要性,汇集中国最好的资源,采用国际先进标准、国际管理方法、国际培训标准和国际通用质量评估方法,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例如,内地的医疗改革已经开辟了许多新的药物使用途径,但下一步,如何使用药物以及如何跟进,可能是香港的经验比较多,值得借鉴。

此外,香港的私人医疗管理、医学教育、医疗金融等。可以与内地交流和互补。

首先,在医学领域,有经验丰富的医生和尖端的医学技术和知识。第二,民营医疗管理具有相对成熟的制度和经验。第三,应该提供医疗融资,让更多的人受益。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中国目前的投资环境如何?梁锦松:从长远来看,我对中国的市场前景非常乐观。

改革开放后,中国市场活力逐渐增强,现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市场广阔。

目前,国际形势复杂。中美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产生了影响,短期内面临巨大压力。

在我看来,这既是挑战,也是可能。

我们知道,在世界主要投资部门中,医疗和生物技术部门是反周期部门,受全球经济波动的影响较小。

当经济形势不好时,国家可能需要增加对民生和医疗保健的投资来支持经济。

因此,医疗行业是一个值得长期投资和经营的行业,我们也很高兴有机会成为一个医疗行业。

“‘伏明霞的丈夫’是我最喜欢的标题《中国新闻周刊》:你曾担任香港财政司司长,有丰富的商业经验。

在你看来,你更喜欢哪个头衔,政府官员和投资商人的两种身份?思维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梁锦松:从我的身份来看,大陆人最了解我是“伏明霞的丈夫”,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头衔。

政府官员和投资商人有非常不同的身份。

我以两种身份都做了,这既是一种荣誉,也是一件幸运的事。

为人民服务是一种荣誉。幸运的是,它能让我在思考问题和做决定时知道不同身份之间的区别。

当我们作为政府官员工作时,我们需要面对不同的利益阶层和群体,并在决策时考虑许多因素。

除了作出正确的决定之外,我们还必须与公众充分沟通,照顾不同群体的利益,努力实现平衡,而且决定必须得到公众的支持。

如果你是一个商人,你需要关注经济效率,并在考虑问题时追求更高的投资回报率。

回报丰厚后,还可以促进商业组织的运作,包括鼓励员工、打造品牌等。,思维相对清晰。

商人在交流时不需要和公司里的每个人交流,因为受经济利益的驱使,整个集团都有一个共同的利益目标,很容易做出符合利益追求的决策。

对我来说,成为一名政府官员是一个学习沟通和谦逊的很好的过程。

当了两年政府官员后,我回到了商界。主要原因是我对政府的困难有了更好的理解,可以更清楚地思考政策背后的意义,也希望有机会遵守政策,帮助政府达到政策目标。

从这个角度来看,在政府工作的经验对我在商业机构作出长期决策也是非常有益的。我非常感谢我在政府和商业方面的经验。

中国新闻周刊:你在做投资决策时会听你妻子伏明霞的吗?梁锦松:通常不会。我妻子尊重我的决定。

一方面,投资决策通常需要商业机密,当项目被确认和宣布时告诉她更合适。另一方面,我妻子可能对一些领域知之甚少。

巧合的是,这一次,我妻子2004年在联合家庭看过医生,给她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因此,我妻子也非常支持购买联合家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