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影已经40年了,这次研讨会是很多干货

温家宝|小鱼成龙,一个把自己变成文化现象的中国电影人。

他的成功是功夫动作片的成功。

环顾四周,似乎只有一种类型的电影,功夫电影,它不仅能保持东方文化的特色,而且能跨越文化障碍,获得全球影响力。

7月19日上午,由电影频道节目中心、大同市人民政府和成龙国际集团赞助,在山西大同举办了以“龙”电影为主题长达40年的成龙电影现象研讨会。

中国电影协会秘书长、中国电影评论协会主席饶曙光、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贾雷磊、尹红、清华大学教授、中国文学评论协会副主席、著名编剧、导演、制片人、前香港电影奖主席文隽等50多位重量级嘉宾共同探讨成龙电影现象,为中国动作电影的发展提供了一场思想盛宴。

在40年的演艺生涯后,这句话仍然被使用:“成龙很小,国家很大”。成龙首先上台发言。他总是想,“我一无所有。我只知道做人是应该做的。成为一名电影制作人是一个人应该做的事情。”

“我希望研讨会能更多关注中国动作片,提出更有价值的意见,而不是只关注某个演员。

回顾他40年的电影制作生涯,成龙坦率地承认,他第一次进入电影行业是作为一个童星,但当时,这纯粹是一个盒饭。

后来,我梦想成为一名武术教练,但因为我不知道如何设置相机,我跑去当了一年半的摄影助理。

回顾过去的这些事件,成龙非常感激在这个过程中他得到了很多人无私的帮助。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成龙许下了回馈和帮助他人的愿望。他说,“所以当我有能力的时候,我自己当导演的时候提拔了很多新人。

“因为他从事过武术工作,知道武术是痛苦的,所以他组织了一个家庭班来训练和推广武术动作人才。现在家庭阶级已经传到了第九代。许多外国大片都在寻找他们的指导。大哥很高兴看到许多新人接受了培训。

爱国主义、家庭爱和正义一直是成龙电影的精神核心。

成龙说,年轻时,他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击中目标的人”。归属感的缺失和身份的混乱使得成龙这一代的香港人没有家和国家的精神。

然而,即便如此,家庭和国家情感仍然是成龙电影中永恒的价值主题。爱国主义和对家庭的爱是从早期的“永不失败”、“醉拳”、“龙神”到后来的“神话”、“十二宫杀手”和“功夫瑜伽”始终如一的终极价值追求。

成龙说,虽然现在每个人都认识他,但当他以前不那么出名的时候,他必须穿唐装去世界各地。他一看到,他就是中国人,不需要介绍。

活动现场还举行了热情的捐赠仪式。成龙把他亲笔签名的新书捐赠给大同市图书馆。他还计划将他拍摄的电影按每一张照片分成几本书,并把它们送到世界各地的图书馆,以便更多的人能理解成龙和中国功夫电影。

观点碰撞:尹红教授,功夫电影的未来和成龙电影的成就,从宏观角度对功夫动作电影做出了精彩的诠释,贡献了许多有价值的新思想和想法。

功夫动作片可以说是中国电影中独特的美丽风景。

事实上,传统戏剧中有许多武打戏,这一传统后来延伸到电影中。

功夫电影展现了江湖上一种独特的文化状态,包括寺庙精英和远离江湖的人。在这里,暴力和正义同时存在,但所有的暴力最终都通向正义的目的地,从而创造了一个具有独特文化价值的理想乌托邦。

更重要的是,功夫电影彻底融合了儒、释、道传统文化价值观的追求。

无论是儒家保护国家和人民的文化,还是道家对淡泊名利和潇洒隐居的追求,还是佛教的慈悲和拯救众生的愿望,都可以在功夫的世界中找到踪迹。

因此,尹红教授说:“对中国人来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功夫梦和武术梦。这正是中国人在复杂的文化传统中的一种自我释放和想象。

尹红教授将过去40年功夫电影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家庭与国家正义、民族认同、江湖世界和孤独英雄。

但他认为,成龙的电影是很难划归到某一阶段中去,因为成龙的功夫电影在类型上是复杂的,它既是功夫片,又是喜剧片、警匪片、爱情片;在风格上也是混杂,都说成龙是功夫喜剧的代言人,但他也有许多悲剧、正剧类型的作品;时空上更是混杂的,拍摄地从国内到国外,几乎跑遍全世界,而在时间上像《神话》跨越千年,就非常典型。

但也正是因为这种融合,以及不断的创新和突破,才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功夫电影。

谈到当前功夫电影的创作,尹红教授总结了几个新的挑战:如何在功夫电影中找到更多的现代性,如何匹配现代人的价值观和情感交流。

观众对功夫动作的叙事套路太熟悉了。体裁叙事的刻板印象能被打破并带来新的惊喜吗?

新电影技术不仅给制作带来了便利,也解构了原动作电影流畅、连贯的精神。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项技术给我们带来的影响?

还有一个事实,演员们变得越来越“偶像化”,所有的事情都是用身体替身来完成的。这样制作的功夫电影还有什么精神气质和审美价值呢?

要解决这四个问题,需要整个电影产业机制的协调,创意理念要与时俱进,大胆创新。还有必要解决生产层面的关键技术问题,并不断努力。

中国功夫电影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接下来,关键是如何解决这四个难题。

贾雷磊在演讲中说:“成龙的中国故事一直都在商业电影领域。在电影市场的激烈竞争中,它完成了抑恶扬善的道路,弘扬了中华民族的创业精神,这是非常困难的。

“从一个方面来说,这反映了成龙和他的创作团队对传递积极的社会能量和促进爱国主义的自觉价值观的追求。

在贾雷磊看来,功夫电影自然会涉及身体冲突,但与好莱坞的暴力场景不同,成龙的电影是非暴力美学的经典,他的电影是一个家庭可以观看的家庭电影。

成龙用舞蹈和戏剧节目来减少暴力的残酷,并用自己的表演改变了暴力在世界电影中的表现。

成龙电影中的主要人物不是在最后一刻完成自我救赎并让甘坤自己转身的神话英雄,而是社会底层最容易被公众认可的普通人的英雄形象。他赋予他的是普通人关心的社会正义和世界和平的集体梦想。

作为成龙多年的老朋友,文隽与大家分享了成龙的电影成长过程。

成龙本人把1978年作为他电影生涯的起点。在文隽看来,正是今年《蛇雕手》和《醉拳》的成功让成龙开始摆脱李小龙的阴影,开始自己的功夫电影之路。这条路已经持续了40年,从香港到美国,到世界,再到东方。成龙的道路见证了从香港电影到国内电影,再到当前中国电影的历史进程。这个圈子不是无缘无故的。

饶曙光分三个阶段谈论成龙的电影。

从香港电影“两周零百分之十”的黄金时代,到好莱坞探索国际化之路的“三进三出”,再到现在回归中国电影,大陆已经“打入一个新世界”。

成龙的动作电影依靠其独特的审美价值,这是基于身体运动的极端发挥。然而,他以突破性的方式将动作和喜剧结合起来。更重要的是,武术和美德是成龙电影的意识形态支撑。

所有这些都有效地化解了赤裸裸的暴力和血腥,并更多地展现了行动和人性的美丽。

最后,饶曙光还谈到了本次成龙电影周的深层意义。“这个成龙电影周不仅仅是关于成龙电影和中国电影,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职责和功能,就是精确地帮助穷人。成龙在这方面也走在了前面,为中国电影创造了新的氛围、新的面貌和新的表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